高等職業教育發展研究中心

     

     

     

當前位置: 首頁>>理論經緯>>正文
勞動教育在職校落實的現實路徑
2019-09-27 09:20 杨秋月 陆叶丰  審核人:

職業教育是圍繞職業勞動而展開的教育,因而與生産勞動、生活勞動和社會服務性勞動有著天然的聯系。産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的重要模式,更是開展勞動教育的廣闊平台。職業院校在實踐教學、頂崗實習過程中充滿了勞動教育元素,但當前勞動教育現狀卻存在著不同程度的問題。

一是職業勞動價值觀弱化。勞動教育最核心、最本質的價值目標是培育學生尊重勞動的價值觀。然而,很多“90後”“00後”職業院校的學生在多重呵護的優越環境中滋長了勞動惰性,不願意從事體力勞動,看不上技能工作,缺乏艱苦奮鬥、吃苦耐勞的堅強意志,導致了對自己的專業和職業認同感不高,供需對接出現結構性矛盾。

二是職業勞動教育內容窄化。現代大工業生産,使得人們一提到技術工人的勞動,就聯想到車間重複、枯燥的勞動狀態,實際上這隱含著對技術勞動的偏見。正是基于這個原因,職業教育的專業訓練往往被理解成對某一勞動的機械模仿和重複,盡管這種訓練能帶來肌肉的靈巧,但勞動所承載的技術意義、美學意義、經濟意義、文化意義卻在其中被抹殺。學生始終體驗不到杜威所說的“做”中創造性、沖動性的快樂,以至于學生僅把勞動看成日後“養家糊口”的手段。

新時代在職業院校開展勞動教育是形成高水平人才培養體系的需要,是培養全面發展的人的需要,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中的重要一環。因此,要全面認識勞動教育的特殊價值,構建合理的在職業院校落實的機制。

一要確立職業院校勞動教育的培養標准,爲構建國家資格框架探索可能。國家資格框架是人力資源開發和配置的制度體系,在溝通教育系統和勞動力市場中發揮基礎性作用。職業院校在做好勞動教育培養標准的同時,可以根據實際情況,探索勞動素養在職業教育與高等教育間、學校教育與職業培訓中等值融通的各種可能。勞動教育在人才質量標准上存在著目標層級,按低階培養標准,職業院校的勞動教育要初步形成職業發展的意向和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基本能力,畢業後能夠解決生存問題和發展問題。按中階培養標准,要熟悉常用勞動法律和勞動關系的基本知識,能設計和優化職業勞動的流程,能把新知識、新技術、新工藝運用于勞動過程,感受勞動創造所帶來的挑戰。按高階培養標准,要能掌握與專業相關的生産勞動、職業勞動和社會服務勞動的基本技能,能夠在勞動中運用專業知識與技能創造性地解決問題,具有技術革新和技能創新的意識。職業院校的勞動教育不是工具性教育,培養具有一技之長的“匠人”不是其全部內容,職業院校的勞動教育應是包括勞動價值觀在內的工匠精神的培育。

二要在勞動中培養職業院校學生“關鍵勞動技能”。人工智能時代,人們將從機械的工作中解放出來,轉向更精細、更複雜,需要更多思考、分析和創造性的勞動。爲此,職業院校的勞動教育應特別關注學生“關鍵勞動技能”的培養。“關鍵勞動技能”涉及勞動專業能力、勞動方法能力和勞動社會能力三個範疇,目的是培養學生適應跨專業、不斷變化的職業勞動任務,能夠在新環境中重新獲得職業知識與技能的綜合職業能力。

三要校內外協同,構築職業院校學生勞動素養培育平台。校內方面:第一,在日常教育管理中融入勞動素養教育,強化勞動價值觀的引領。在學校工作報告、校紀校規教育、校園文明建設等工作中融入勞動教育思想,幫助學生體悟到勞動所承載的社會意識、道德意識和責任意識。第二,在常規教學中滲透勞動教育,促進知行合一。要在實習實訓中強化勞動流程、勞動標准、勞動檢查等制度的學習,通過勞動工具的改進、勞動組織方式的優化、新技術在傳統勞動中的運用,增強對勞動觀念、勞動習慣、勞動制度、勞動過程與成果的思考和勞動精神的培養。在滲透性課程中,通過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就業指導、職業生涯規劃等課程,了解勞動與經濟、與社會、與職業、與健康之間的關系。校外方面:學生可以在企業師傅指導下參與企業生産和技術創新,提升勞動素養。要建立頂崗實習勞動過程性評價與終結性評價指標體系,實現對頂崗實習勞動過程的精細化管理,提高勞動質量和有效性。

新時代職業院校的勞動教育在某種意義上寄托了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和促進人才培養模式改革的雙重期望。它應以塑造積極的勞動觀念、掌握紮實的勞動知識與技能、養成良好的勞動習慣、塑造誠實合作的勞動品質爲教育目標,以生産生活勞動、職業體驗勞動、專業實踐勞動等爲教育內容,通過勞動教育與專業教育相結合、與實習實訓相結合、與創新創業教育相結合、與職業生涯規劃教育和就業指導相結合,形成德智體美勞橫向有機融入、中高職縱向銜接貫通、體現終身教育理念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作者:杨秋月 陆叶丰 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新时期劳动教育的中国理论和中国探索”阶段性成果)

關閉窗口